在新開設的兒童心理病芬幻倥讜褐卸來� 攝/法制晚報記者 付丁
  法制晚報訊(記者 蔣桂佳) 厭學、早戀後精神萎靡不振、三天兩頭情緒不高……這些在成年人看來是“少年維特之煩惱”的癥狀,卻可能是心理疾病。近日,北京回龍觀醫院設立“兒童少年心理病房”,這是國內首家開放式兒童心理病房。
  據估算,北京15歲以下青少年約有3萬人患焦慮症和抑鬱症。相關學科從業人員也奇缺。院方提醒父母,要重視孩子的老師、同學、朋友的觀察和反饋,早發現、早診斷、早干預。
  探訪12個小患者 焦慮抑鬱困住青春
  兒童少年心理病房設立在回龍觀醫院西南角的一個四合院里,四合院南門並不上鎖,患者、家屬、醫生可以隨意出入。
  回龍觀醫院辦公室工作人員介紹,目前全國約有10家精神病醫院設置了兒童精神疾病病房,均採用封閉治療或門診藥物治療方式,他們這家心理病房為全國首家開放式、以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結合的病房。
  昨天記者探訪時看到,病區也不封閉,初一看,就像是一個幼兒園。地面上鋪設紅色地毯,走廊鋪設紅色、藍色防潮墊,院子里有十幾個房間,每個房間都像飯店標準間。四合院的一個門洞里有一張乒乓球桌,球桌背後就是上鎖的鐵門,治療室和成人病區就在鐵門後方。
  院子里,一位8歲的女孩,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角落裡的柳絮足有十分鐘,口水流到胸前。一位剛剛入住的16歲男孩,在討論病情發言時,頭部冒汗、手心冰涼,離席時幾乎算是逃跑,他對社交極度恐懼,在病區,他只信任24歲的姐姐。
  記者看到,病房由兒童少年心理衛生門診和兒童少年精神科病房組成。對就診者的智力、言語、行為、情緒、軀體等發育狀況進行初篩和評估,並提供兒童青少年心理咨詢和心理治療服務。
  在醫院的12個小患者,年齡從8歲到22歲,10位男孩,2位女孩,病情大不相同,有情感障礙、躁狂、社交恐懼、強迫症、電腦依賴、戀愛受挫難以忘懷等癥狀。
  記者註意到,區別於其他病區,兒童少年精神科病房均為開放式病房,針對小患者的治療往往採用集體治療,一同談話、一同游戲,被醫生引導著去認識新伙伴。“原來他也這麼痛苦。”當其中一人說出如此心聲時,意味著集體治療在起到作用,個人的苦痛仿佛被眾人分散了。
  “畢竟他們都是孩子,以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他們必須回歸社會。”兒童少年心理病房主治醫師王智雄希望製造一個半社會的空間,讓這些孩子和家長對精神疾病不再恐懼。
  孩子患病全家都得“治療”
  在這裡,家長也是醫生積極干預的對象,他們也會經常聚在一起被要求“發言”,分析別人孩子出現問題的原因,學習別人家庭如何與孩子相處。
  在孩子得病之初,家長不願意承認,擔心要承受不一樣的眼光,在醫生確診後,仍反覆詢問“兒童怎麼會得精神病?”
  “自從來了以後,孩子說媽媽好像變了一個人。”患者母親蔡女士在醫院一個多月最欣慰的評語莫過於此,他的兒子戀愛受挫,誘發抑鬱障礙,被送到這裡療養。
  此前,母子各自都沒有好臉色,說不上幾句話就會吵得不可開交,即使兒子得了病,蔡女士也是仍然控制得了語氣,控制不了情緒,直到最近才成了一個“溫柔的媽媽”。
  院方介紹,心理病房設立後,共接待了近30名患者,其實大多數患者家庭並不是沒有關心,反而這些家庭的父母管得太嚴、太死,孩子並沒有一個非常舒心的家庭生活環境,這可能是促發孩子精神異常的一個原因。
  講述15歲好學生 大年三十突然想死
  小河(化名)正在和醫生下五子棋,幾分鐘後就贏了一局,他嘻嘻笑著用日語、英語、中文說出三種“承讓”。剛入院時,他的“快樂得分”只有20多分,相當於普通人的四分之一。
  小河今年15歲,正在上初三,來自湖北省一個考試大縣,成績出色。大年三十,全家看春晚時,小河突然發作,大哭大鬧:“我肯定不想上學了,不玩了、我要死。”
  家人手足無措,開始以為他只是厭學,教訓教訓就可以了。正月十六,他嘗試去上學,卻始終難以集中精力,失眠、焦慮,多次想到死亡,並且設計了吃安眠藥、跳樓、車禍等自殺方式,卻終因湊不夠藥量,覺得死相難看、父母會被人瞧不起、留不下全屍等原因放棄。
  小河父親帶他到多家醫院就診,“厭學”、“普通心理問題”是大部分醫生得出的結論,在回龍觀醫院,最終經過多輪精神疾病檢查,他患有嚴重抑鬱症。
  事實上,就在上個禮拜,小河還發作了一次,他中午玩手機游戲,被父親催了兩次,就突然爆發,大吵大鬧,其後又非常後悔。
  下午,醫生帶著大家進行舞動治療,治療中有一個控制他人“走走停停”的游戲,談感想時,有人說,控制別人“停”有權力感,解放別人“走”也有成就感。可小河說,人生到處是規矩,人無法控制社會,也就無法獲得真正的自由。
  醫生認為,雖然錶面看起來他與普通孩子無異常,但小河還處在抑鬱症期間。
  現狀北京約3萬青少年患焦慮和抑鬱症
  據世界衛生組織預測,2020年,全球兒童精神障礙會增長50%,成為最主要的五個致病、致死和致殘原因之一。
  來自共青團的《預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中數據顯示,中國少年兒童的精神疾病發病率較高,北京城區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檢出率1985年、1993年和2003年分別為8.3%、10.9%和18.2%,近年來統計數字較少,估計達20%,增長趨勢非常明顯。
  患焦慮症與抑鬱症人群所占比例可能超過1%。北京有15歲以下的青少年320萬人,也就是說患有不同程度焦慮與抑鬱症的患者可能達到3萬人,相當一部分需要住院治療。可很多家長只是簡單認為這是青春期的反叛行為,嚴加管教就可以恢復正常。
  今天上午,主治醫師王智雄表示,事實上,北京專門為兒童青少年提供的精神科和心理科的床位只有80個左右。在治療醫師方面,我國專門從事兒童精神科及其相關學科的從業人員尚不足300人,僅集中於北京、上海的醫院以及湖南的湘雅和四川的華西醫科大學,國際上估計大約只有20%的兒童青少年精神障礙患者得到了正確的診斷和治療,而我國僅為5.8%。
  男生患病率更高女孩表現隱性難察覺
  兒童青少年精神科疾病,近年來有何表現形式?王智雄表示,患病男生偏多。而據有關調查結果顯示,北京市男生心理障礙患病率為17.1%,女生為13.7%,前者顯著高於後者。且每個年齡段的男生患病率均高於女生,無明確原因。可能是很多患病男孩往往表現出更多外顯的衝動打人和破壞性行為等,女孩的表現則相對溫和,不容易引起父母重視和仔細發現,容易延誤診治。
  初中生的患病率高於小學生,且12歲以後,很多需要住院治療的疾病,例如精神分裂症、抑鬱障礙、雙相障礙等的發病率明顯增高。
  王智雄稱,精神疾病社會危害大。註意力缺陷及破壞性行為障礙是兒童青少年最常見的精神障礙,也是最易引發青少年違法犯罪的病癥。以註意力缺陷多動障礙(ADHD)為例,其對青少年社會功能造成的損害往往使得他們易衝動、做事不計後果、行為問題突出,很容易進一步引發犯罪。
  據國內一個抽樣調查顯示,少年犯中ADHD患病率為31.04%,明顯高於普通人群。ADHD患兒相比更多地被逮捕、定罪及監禁,且患有ADHD或有ADHD病史的犯罪少年具有明顯的再發生犯罪的傾向。
  提醒發病有規律 家長的陪伴要跟上
  兒童青少年精神科疾病發病時有無規律可言,怎樣的癥狀就要註意?王智雄表示,有規律可言,如果發現以下表現之一,就需要警惕。相比同齡孩子,他的言行、情緒有無不同之處,例如多動症、孤獨症、抽動症、精神發育遲滯、品行障礙等。和孩子原來相比,有無不同之處,例如精神分裂症、抑鬱障礙、雙相障礙等。他的煩惱是否難以擺脫,以至於無法正常的學習或生活,例如強迫症、恐懼症、焦慮障礙等。
  只有與孩子更多的陪伴,才會及時發現孩子的異常,父母要重視孩子的老師、同學、朋友的觀察和反饋,早發現、早診斷、早干預。比如厭學症的患者,只要及早治療,74%的患者願意回到學校。大部分青少年患病都在青春期前後,卻表現在成年以後。這個時期,家長都會力圖“強力矯正”,事實上卻埋下了隱患的種子,在某一個節點上,他內心深處的傷痛就可能被挑起,然後出現難以控制的結果。
  本版文/記者 蔣桂佳
  攝/記者 付丁
  (原標題:首個開放式兒童心理病房落戶北京 位於回龍觀醫院 現有12名小患者 癥狀包括社交恐懼等 目前兒童精神疾病高發 治療率僅為5.8%)
創作者介紹

大眼con

if32ifgwz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